【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一碗“脱贫面”里的甜头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一碗“脱贫面”里的甜头

热气腾腾的牛肉汤、撒上碧绿的香菜和蒜苗、捞上爽滑劲道的拉面、浇上色泽鲜亮的辣椒油,让很多食客对这一碗拉面情有独钟。在地处青海省东部的化隆回族自治县,拉面不仅仅只是舌尖上的美味,更是承载着乡亲们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金名片。

“由拉面经济撑起来的花海经济,每年给安达其哈贫困村土地流转费32万元,解决了60余乡亲的就业问题,其中包括建档立卡群众20余人。”马金山介绍,“做旅游并不比做拉面轻松,但花海美了环境、富了百姓。”

“现在,我有5家拉面直营店和12家加盟店。”和很多同乡一样,韩海明从跑堂、面匠、店长做到了老板,拉面馆遍布南北多省市。2009年,意识到“拉面馆遍地开花,门店辨识度不高”的他,创立了自己的化隆牛肉面连锁品牌——迈芝顿。

目前,江苏省追踪到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14363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4213人,尚有15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完)

截至8月20日24时,江苏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665例(其中境外输入34例),除9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外,其余均已出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有关规定,国务院2020年7月3日决定,任命骆惠宁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事务顾问。

20日,江苏无新增无症状感染者。截至8月20日24时,正在集中隔离和医学管理的无症状感染者6例,均为境外输入。

在化隆县,农民纯收入的54%都来自拉面餐饮行业或拉面相关产业链。2019年底,化隆县农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0777元。

“一人拉面、全家脱贫”,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化隆县打造了“拉面扶贫”为引领的劳务扶贫新模式。2019年底,化隆县脱贫摘帽,累计脱贫的13万人中,有9万人是通过拉面产业脱贫的。

“化隆拉面产业园规划投资13亿元,建设标准化厂房、拉面一条街、拉面产业大厦以及面粉加工、灶具加工、牛羊肉深加工、品牌运营等项目。”化隆县地方品牌产业培育促进局副局长马建国介绍。

拉面插上了“云”的翅膀,“致富面”进阶为“智慧面”,带动着地方经济发展。在化隆人看来,拉面产业让他们“挣了票子、育了孩子、换了脑子、练了胆子、拓了路子、创了牌子”,尝到了一碗“脱贫面”的甜味。

1960年,韩进录出生在化隆县巴燕镇庙尔沟村,属于国家和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恶劣的自然条件,导致当地经济发展长期滞后。读完初中后,他成为一名教师,但每个月20元的工资,根本不够家里开支。

“从前,拉面是一碗‘脱贫’面,现在是‘小康面’‘致富面’。”在韩进录看来,“面一代”们在五湖四海闯出了路子,在亲帮亲、邻帮邻的带动下,“面二代”“面三代”接过前辈的星星之火,正在将拉面产业做得越来越红火。

“拉面扶贫”引领扶贫新模式

“没有拉面,就没有这片花海。在江浙地区开拉面馆的时候,看到过很多旅游项目,想着回乡也能办。”2018年5月,拉面老板马金山合伙拉面返乡人员,投资3600万元,建设了花海旅游扶贫项目。

2001年,听说“做拉面能挣钱”的他来到上海市浦东新区,开始了与拉面结缘的20年。勤奋的韩海明跟着店里的师傅学习做拉面,2002年下半年,在距离家乡的2000多公里外,他拥有了自己第一家拉面馆。开店前7个月,韩海明就挣到了约50万元。

延伸阅读 罗冠聪潜逃、黄之锋搬家!”港独”分子跑路名单曝光 环球:美国要敢对香港这样做 14亿中国人民奉陪到底 刺伤港警男为港大出身工程师 其父亲叹港大拖累儿子

任命郑雁雄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署长;任命李江舟、孙青野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副署长。

将一捧捧质朴的面粉,揉成一个个剂子,做成一碗碗喷香的拉面,踏实肯干的化隆人将西北风味带到全国甚至世界各地,富了口袋也拓宽了路子。越来越多的化隆拉面人回到家乡开办企业,回馈一方热土,带动更多乡亲走上致富的康庄大道。

靠拉面手艺过上小康生活

在位于青海省扶贫拉面产业培训服务中心的智慧拉面平台大数据电子屏,实时显示着全国上万家化隆拉面馆在线运行情况,后厨画面、上菜速度、成交金额等信息在电子屏上一目了然。

从第一批化隆农民到厦门开拉面馆算起,经过近30年的发展,遍及全国的1.7万家拉面馆约占全省的一半,全国的四分之一。

一碗拉面里让很多化隆人看到了脱贫致富的希望。白手起家的韩进录,创办了都市绿洲生态开发有限公司,现在有300多名员工,创建了诺尔曼品牌,在青海各地形成了连锁规模,在上海、广东等地开了多家连锁店。

拉面产业让三代化隆人撑鼓了“钱袋子”,关于拉面的故事还在续写。

墙上悬挂着化隆牛肉面的宣传海报、展室里陈列着做拉面的面粉和专用厨具、玻璃罐里存放着草果和桂皮等做牛肉汤的香料,在位于化隆县的青海省扶贫拉面产业培训服务中心,处处都是与拉面相关的物件。

“听说开拉面馆能挣钱,在同乡的介绍下,我去了厦门。”韩进录说,初到厦门,从买菜、洗菜到打扫、管理,都亲力亲为。熬过了创业最艰难的时间后,1988年,他终于办火了自己第一家拉面馆。

“山大沟深、十年九旱,粮食根本吃不够。”谈起过去,青海省餐饮行业协会拉面专业委员会主席、海东都市绿洲生态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韩进录记忆犹新。

“很多人通过做拉面过上了小康日子,很多拉面老板能在市区住别墅、开轿车。”在培训服务中心,拉面师韩海明熟稔地展示着拔面、揉面等技艺。

Comments are closed